优发娱乐官网|首页

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专访|纽劢科技首席执行官徐雷:无人驾驶终极目标实现前,自动驾驶科技公司要以战养战,先生存下来

   4月16日,Nullmax纽劢科技宣布正式完成Pre-A轮产业融资,同时,其开发的完整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也已经进入量产前的优化阶段,即将正式对外发布。资本寒冬中,纽劢何以顺利完成Pre-A轮融资?在上海车展上大放异彩的自动驾 ...

  

4月16日,Nullmax纽劢科技宣布正式完成Pre-A轮产业融资,同时,其开发的完整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也已经进入量产前的优化阶段,即将正式对外发布。资本寒冬中,纽劢何以顺利完成Pre-A轮融资?在上海车展上大放异彩的自动驾驶汽车,究竟何时才能实现?在无人驾驶终极目标实现前,自动驾驶又有着怎样的发展?技术公司如何避免倒在终极目标到来前的路上?就在纽劢发布Pre-A轮融资当天,纽劢科技首席执行官徐雷接受了《中国汽车报》的独家专访,讲述他对无人驾驶发展的判断。

♦ 5G技术将推动中国自动驾驶技术更快发展

“5G在数据传输过程中的低延时、高可靠性,将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更快落地。”在徐雷看来,中国在5G通信方面的积极示范,或将成为中国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加速器。自动驾驶是对聪明的城市、智慧的道路的延伸,车和车、车和城市交通系统之间通过V2X的交互达到智慧出行的目的,这其中通讯系统必不可少,而5G通信的低延时、高可靠性将为这种信息加护加速,更好的满足实时通信的需求。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具有很大优势。”徐雷表示,以美国为例,无论是路网还是通信设施的所有权都存在多个主体,各级道路分属不同的主体,这为5G通信网络的构建带来一定障碍,而中国的制度和管理方式让5G的大规模应用更便利,而有了5G网络的加持,自动驾驶的发展有望提速。“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效率很高,在成本管控方面也具有一定优势,这是国外很多国家或地区很难做到的。”徐雷强调,自动驾驶的发展离不开大环境尤其是基础设施的建设,而这方面中国的优势不仅是一点点。“中国政府具有很强的规划及执行能力,这将为无人驾驶提供便利的发展环境。”

不过,徐雷也强调,无论是5G的应用还是无人驾驶车辆的路测或者正式运营,安全都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根据国情制定安全可靠的方案,确保车辆的安全行驶。”

♦ 无人驾驶的中国特色是必须完成的功课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复杂的路况,这其中有中国幅员辽阔、各种气候地理特征等客观自然条件带来的天然的交通的复杂,也有城市道路交通设计不尽合理造成的路况的复杂性,还有人民生活习惯人为为道路交通带来的干扰因素。”徐雷表示,最直观的,中国城市交通领域三轮车、电动车明显比国外要多,这本身加剧了城市路况的复杂性。而自动驾驶必须经过大量测试、积累足够的应用场景数据才能给出安全的驾驶方案,因此,道路测试变得至关重要,这也是中国的各级城市、高速公路等管理部门推进无人驾驶路测的根本,相关技术服务商和车辆也只有在经过足够的路测之后才有可能达到产品的成熟。

“根据不同的城市、道路交通状况,自动驾驶面对的挑战也会不同,这就需要我们根据不同的环境、行为特征制定不同的解决方案。”徐雷强调,作为未来聪明的城市、智慧的道路的组成部分,自动驾驶必须首先让自己“聪明起来”,经过大量测试积累足够多的解决方案,才能更好融入未来的交通系统中。

对于各种路况测试标准统一,徐雷认为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也不能强求一致的问题。“我国疆域辽阔,北方冬天降雪,南方潮湿,很多地方是丘陵山地,不同的地方交通状况有很大不同,相关的测试标准必须根据不同的路况进行调整才能满足需求。”徐雷说。“在测试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摸索出共性的东西,反过来推动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不断完善系统。本质上,自动驾驶就是一个在不断完善、摸索的过程。”

徐雷强调,自动驾驶要想大规模应用必须满足三个前提条件,即安全性,无论是车辆的功能还是信息安全都必须有所保障;构建高效的系统,反应速度不能比自然人反应差;具有一定的经济性,满足大规模社会应用需求。

不过,根据现行交通法规,无人驾驶在应用层面还缺乏支持,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对此,徐雷有着理性认识。无人驾驶的本质不但在于解放双手,让车辆变成移动的生活空间,更关键的还在于安全性的提升,提升交通效率、减少交通事故。也因此安全性是无人驾驶必须解决的根本问题。与此同时,新技术的萌发必然会对现有技术或规则提出挑战,因为它的未知性和现行规定产生冲突不可避免,无人驾驶也一样,而一旦其解放双手、确保安全的功能实现,相关规定必然会为其创造良好的运行环境,包括法律法规等体系也必然会被慢慢完善。“无人驾驶是一场马拉松式的不断完善的过程,它有着很好的前途和光明的前景,需要我们持续不断的推进。”徐雷如是说。

♦ 自动驾驶部分功能率先装车应用是生存之道

“中国拥有无人驾驶更好的发展机会。”谈到为何在美国有了一定成就后选择让纽劢落地中国,徐雷的回答非常坦诚。中国对无人驾驶的接受度高,这位无人驾驶技术的装车应用提供了基础,同时中国还拥有开放包容的创业创新环境,尤其是当前的中国汽车领域各种新势力、新技术迭出,百花竞放,这对纽劢这种致力于无人驾驶技术专业化发展的公司是最难能可贵的支持。徐雷认为,回到中国更有利于纽劢相关技术的装车应用。“来自硅谷、立足中国、服务世界”正是对纽劢的简短概括,2016年创立时它就在美国获得了1000万美元融资,并于2017年正式回到中国,将总部设在上海,开启中美两地同时办公。作为最早一批拿到美国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的自动驾驶科技公司,Nullmax不仅累计完成了超十五万公里的多场景真实路测,还同时在上海和硅谷部署了研发团队和测试车队。

良好的应用前景和创业环境吸引了更多先进技术在这里落地,同时也带来激烈的竞争,尤其恰逢资本寒冬来临,一些无人驾驶科技公司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谈到纽劢为何能在严酷的资本环境中成功获得Pre-A轮融资,徐雷保持了冷静的判断。作为一家以技术见长、尤其是在软件和算法方面具有独特优势的公司,Nullmax打造的是一项包含感知、规划决策和控制的完整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将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技术深入应用其中。尤其是主攻的应用软件层,Nullmax的技术涵盖了传感器数据、环境感知、规划决策、控制、离线模块,并且全部达到了车规级标准。全栈自主研发达到国际顶尖水平,保证了系统高速迭代,形成数据闭环,能够满足不同客户的定制需求。“我们与市场上很多其他方案不同的是,Nullmax主打的是以视觉为主、多传感融合的感知方案。为了让整套系统‘看得清、反应快’,保证足够稳定、足够安全,能够满足车规级标准并真正实现量产。”徐雷透露,Nullmax在视觉感知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深入开发,并逐渐找到自身的位置建立优势。

“车辆本身是机械,本质上是制造,而智能化、网联化是在不断丰富车辆的功能,当这些辅助性功能越来越多,车辆也被赋予越来越丰富的内涵,向着移动出行服务载体转变,而不仅仅是代步工具。在无人驾驶的衍进过程中,车企和相关的智能化技术公司会合作共赢,而不是颠覆关系。”徐雷强调,在无人驾驶的发展过程中,协同、融合至关重要,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速度。

尽管目前看,无人驾驶要真正落地尚不具备条件,然而,在迈向终极无人驾驶的过程中,技术的发展更为关键。作为全程参与Tesla自动驾驶研发和落地的核心技术人员,徐雷亲身经历了自动驾驶从0到1的过程,参与技术发展的过程让他坚定了对自动驾驶的判断。“代客泊车、拥堵跟车、高速代驾这样的功能可以在特定的条件下率先实现、进入应用层面,这也是当前无人驾驶技术发展的重点。”在徐雷看来,经过点滴功能的部分应用,慢慢积累,市场对无人驾驶的认知会不断推进,进而推动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而无人驾驶是值得长期奋斗的事业。Nullmax作为一家致力于应用最先进的计算机视觉、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打造安全、高效、经济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企业,目前正在大力推进L3/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落地,预计2020年左右L3方案将会应用到量产车型上。

“无人驾驶技术公司在迈向终极目标的过程中,需要以战养战,通过一些技术的局部或者部分应用先生存下来,同时,做好技术开发,为终极目标的实现积累实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需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在合适的位置彼此合作,共同推进。”徐雷最后说。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