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首页

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蔚来郑显聪:速度是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C Talk 奋斗2019”高端系列访谈第7期

“速度将是非常重要的竞争力。谁能先进入5G的互联,能跟得上8K的清晰度,以及更精准的语音识别,谁就能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蔚来联合创始人、蔚来执行副总裁、XPT首席执行官郑显聪 ▍本期采访嘉宾个人 ...

“速度将是非常重要的竞争力。谁能先进入5G的互联,能跟得上8K的清晰度,以及更精准的语音识别,谁就能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蔚来联合创始人、蔚来执行副总裁、XPT首席执行官 郑显聪

本期采访嘉宾个人简介

蔚来,蔚来郑显聪,蔚来ES8

“速度,将是汽车产业非常重要的竞争力”,蔚来联合创始人郑显聪,这位在汽车领域深耕近40载的前辈,用“速度”二字为28年来首降的中国车市指出了方向:互联的速度、组建团队的速度,赚钱的速度。在他看来,谁能先进入5G的互联,能跟得上8K(LED显示屏的清晰度),以及更精准的语音识别,谁就能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5G、8K、语音识别,恰恰是人车互联中最重要的三个指标。显然,在郑显聪的观念里,用户体验是比单纯的技术更值得去追求的维度。毕竟技术会被不断超越,而极致的用户体验才是汽车市场雷打不动的竞争力。尤其是当前中国车市,急需有“温度”的汽车产品来拉动消费。

消费升级是车市下滑主因 

众所周知, 2018年中国乘用车市场遭遇了28年来首次销量下滑的寒冬,全年狭义乘用车累计仅销售2235.6万辆,同比下跌5.8%。郑显聪回忆道:“自从1997年正式从欧洲来福特中国,中国汽车市场每一年都在增长,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到现在两千多万的市场,那怕是增速放缓也还是增长,现在突然降低,确实吓了一跳,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车市走到了终点。” 

对此,郑显聪专门列了一组数据,美国的汽车千人保有量在800以上,而中国目前的千人保有量仅有160,离饱和还远着呢。郑显聪预计,中国汽车的保有量最终大概会在3500-4000万之间,而现在的销量下滑不过是暂时喘口气。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其他专家将车市下滑的原因归咎为购置税优惠政策的提前透支、消费者购买力下滑等因素。在郑显聪看来,车市突然下滑的主因就是消费升级,中国人对于高品质、高消费的需求变大了,而对于中低端车型的需求有所下滑。一个不争的事实是,2018年的车市寒冬,豪华品牌总体销量超过280万辆,同比增长超过9%。 

“当大部分人只将高端品牌当作品牌的时候,低端品牌就会直接面临淘汰的危机。” 

一个血淋淋的现实是,2018年中国二、三线自主品牌的销量集体断崖式下滑。同时,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则是2018年8月,铃木宣布解除与长安汽车的合资关系,退出中国汽车市场,集中精力转向印度市场。铃木的退市既是中国小车时代的落幕,亦是中国市场消费升级的信号。

消费升级下,中国市场缺乏具有吸引力的汽车产品,这是汽车产业的阵痛期,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郑显聪表示,接下来,汽车产品会向着中高端,以及智能化、电动化等有“温度”的方向发展。这期间会有一些新的玩家进来,尤其是补贴退坡之后,中国优发娱乐官网需要一些高端品牌去培育一个新的市场,来拉动整体销量的增长。蔚来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其中很有“速度”的玩家。  

蔚来,蔚来郑显聪,蔚来ES8

用金钱买时间 

蔚来的速度有多快?蔚来ES8官方标定的百公里加速时间是4.4秒,而比这更快的是,2017年12月,当新造车势力还被统称为ppt造车的时候,蔚来首款量产车型ES8已经正式上市;2018年6月,当其他新造车势力忙于设计量产车型的时候,ES8已经进入交付环节;2018年9月,当众多新造车势力困扰于资金问题时,蔚来已经在美国上市;2018年12月,当新势力陆陆续续开始发布首款车型时,蔚来第二款量产车型ES6开启预售,同时ES8已经交付了一万辆。 

交付、上市、第二款车型发布,每三个月一个节点,真的很快。一向被称为“顽童”的郑显聪在回忆这些时间节点时,也难得的有些唏嘘:“其实我们每个节点都是踩在最后的窗口上,如果哪个环节慢了一步,那后面的日子将非常难过。” 

当然,蔚来的“快”是有代价的,据蔚来2018年财报显示,蔚来2018年总收入为49.512亿元,净亏损为96.390亿元。正因为每年巨大的亏损,外界一直诟病蔚来“不计成本造车”。但郑显聪不认同这个说法:“我们是在用金钱买时间,也会在成本上斤斤计较。”至于蔚来供应链里有那么多国际大牌零部件公司也并非靠一味的“砸钱”,而是有另一个真相。 

郑显聪将那段搭建蔚来供应链的过程戏称为“刷脸”、“熟人好办事”。但实际上,则是将那些大牌的零部件公司从燃油车的巨大鸿利中摇醒,看清电动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而接触下来发现,零部件公司其实比主机厂“醒”的更早,其中有一部分已经和特斯拉有过合作。他们相信蔚来会成为与特斯拉同一高度的企业,也愿意将蔚来当做一次尝试优发娱乐官网的契机。 

另一方面,蔚来与供应商的合作方式不同于传统汽车行业里的甲方与乙方,而是称其为合作伙伴,共同去分担研发风险。蔚来会给予合理的费用来保证不让供应商亏钱;相应的,供应商要想办法帮助蔚来把成本降下来。 

在蔚来ES8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后,蔚来进入ES6时代,销量提升带来的规模化大幅降低成本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优质零部件企业加入到蔚来的生态中,蔚来在供应商的选取上也有了更多的主动权。当初用金钱买来的时间最终都会以种种方式反馈到金钱上。 

XPT很“酷”?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的供应链中除了聚集大量的大牌零部件公司以外,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XPT蔚来驱动科技,这家掌握核心三电的公司既是蔚来旗下核心零部件品牌,又是一家Tier one 零部件供应商。 

郑显聪表示,XPT成立的灵感来自于特斯拉,当初去考察美国加州的生态和体系时了解到,特斯拉最初用了很多台湾的供应商,后来觉得电机电控等技术太过于核心,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上,于是开始自己研发三电,而昔日提供核心技术的供应商们则降级成了提供定子、转子的二级供应商。那么对于蔚来而言,与其将来恩将仇报的翻脸,不如一开始就自己研发核心技术,于是就成立的XPT。 

提到XPT的时候,郑显聪的脸上还流露出了一些得意,“XPT就是很酷啊,‘X’,一切皆有可能。” 

郑显聪还举了三菱航空的例子,20多年前,三菱航空做2.0L、2.4L发动机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它后来赚的钱比所有主机厂都多,因为当时的自主品牌没得选,只能用他家的。而现在,蔚来在做一件类似的事情,即研发160kw的永磁同步电机,动力正好相当于2.0~2.5L的发动机。 

在这个过程中,XPT除了快速组建强大又齐心的团队,还协调了全球的资源。在郑显聪的构想中,最好的整合,就是用欧洲的产线、日本的TBS、以及中国的优秀员工。 

目前除了蔚来,XPT还将供应广汽蔚来,长安蔚来,甚至包括江淮,同时奥迪、保时捷也在对接中,按照郑显聪的计划,5年内,XPT的营业额要突破一千亿。当然,当XPT真正开始独立交易的时候,会和蔚来彻底切割清楚。历史上从主机车分割出去的供应商不在少数,比如丰田旗下的日本电装就已经成为了全球顶级的零部件供应商。 

显然,XPT是蔚来布局将来的一颗重要棋子,它在做一些领先行业的事情,而它与蔚来的共性则是都很“快”,每天都在成为新的自己。突然想起一句话,“过去,变化是生活的一部分;如今,变化就是生活”,或许速度就是当下最核心的竞争力,且不仅限于汽车产业。

▍关于“C Talk 奋斗2019”高端系列访谈

2018年,车市持续走低甚至负增长的状态,让整个行业陷入焦虑之中。2019年,这一状态或将持续。面对车市增长拐点,身处一线的企业究竟是何看法?另面对由此带来的发展以及盈利方面的难题,战略上将会作何调整?与此同时,汽车产业正处于深度变革期,企业还面临着技术升级、供应链优化等诸多方面的考验,对此,他们又将如何应对……,针对以上问题,盖世汽车以“C Talk 奋斗2019”为主题开展系列高层访谈,聚焦行业领先者棋局走向,共探未来车市发展。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
关联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