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首页

汽车经济网

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优发娱乐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徐留平再点将 长安系全面接手红旗

经历将近一年时间的一系列“大动作”之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对一汽红旗复兴抱有的强烈意愿早已有目共睹。 或许正是这样一种强烈的希望,令调任一汽红旗销售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职位还不满半年的 ...

徐留平,长安,红旗

经历将近一年时间的一系列 “大动作”之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对一汽红旗复兴抱有的强烈意愿早已有目共睹。

或许正是这样一种强烈的希望,令调任一汽红旗销售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职位还不满半年的高放突然离职。

接替高放的是来自长安集团的陈旭。他此前曾担任长安福特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据悉陈旭已经正式上任。时代周报记者向一汽集团方面求证该说法,对方表示陈旭加盟一汽红旗销售有限公司属实。

坊间普遍认为,高放未过试用期就离职,或许是徐留平对其表现不满意的结果。

然而亦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品牌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徐留平对于一汽红旗的销量预期偏高,高放原本追求稳步增长的思路或许不匹配一汽集团希望红旗“一炮而红”的愿景。

此番长安系的陈旭加盟一汽红旗,徐留平应该是寄予厚望。只是,没有豪华品牌经验的陈旭能否令徐留平满意,到今年底红旗销量进行统计时,或许会有清晰的结果。

高放离去

今年1月初,伴随红旗新品牌战略的高调发布,原本一汽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高放履新到了一汽红旗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岗位上,分管市场,品牌以及产品规划。

从高放的履历来看,其1989年开始入行就是进入一汽的进出口公司任职,2002年开始进驻一汽丰田项目组,此后连续任职一汽丰田有限公司网络部部长、经销店业务部部长和副总经理,直到2012年11月被再次调回一汽集团进出口公司任副总经理。

当时,徐留平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就是人事如何调整,作为一名空降的高管,一汽内部数百位的高管究竟如何调整才恰当。

根据此前徐留平的用人策略,基本做到了“用人唯贤”,但同时也透露出一些过于经验主义的极限。例如8000多个职工、干部岗位,一周时间内全部完成重新竞聘。舆论也普遍理解徐留平的做法,毕竟作为空降一把手,他的可选择并不充裕,时间也比较紧迫。因此只能选择在高压环境下,观察手下的应变能力以及平时的业务素养。

或许徐留平看中了高放此前在一汽丰田项目初创期到网络渠道发展过程当中的经验,才将其再次调回一汽红旗销售公司。

在离开整车销售行业5年时间之后,高放再次回归。但是他并没有得到多少表现的机会,今年5月25日,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高放离职,接替者是从长安福特销售公司调来的陈旭。

虽然一汽集团方面并未公布高放的离职原因,也未公布离职后的去向,但是舆论普遍认为这与红旗品牌渠道建设速度令一汽集团高层不满意有关。

2017年4月,徐留平复兴红旗以来首批21家经销商正式签约。根据去年媒体爆出的红旗品牌规划,红旗品牌将于2018年3月实现全国100家经销商的覆盖。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一汽红旗官方网站发现,距离红旗品牌规划时间已经超过3个月后,红旗品牌全国正式经销商网点只有62家。

根据此前红旗方面公布的今年销量目标3万辆来看,平均到每一家经销商的年销售任务是483辆,需要平均月销量41辆则可完成任务。虽然相比其他豪华品牌而言并不算高,但是2017年红旗品牌全年销量仅为0.47万辆。

事实上,高放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比如他此前在一汽丰田任职时,就把公司从2002年的3万辆产能增长到2012年的54万辆。有分析人士指出,或许此前高放习惯了一汽丰田一直以来追求稳妥的推进节奏,这在徐留平眼里看来过于保守,因此换来更为激进和熟悉的陈旭。

:::156:::复兴面临难题
徐留平,长安,红旗

此番陈旭加盟一汽红旗,接替高放担任一汽红旗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被业界誉为“长安系”全面入驻红旗品牌。

在2017年9月新红旗H7上市发布会上,当时入主一汽仅49天的徐留平表示:“集团总部将直接运营红旗品牌,红旗产品的质量标准应是世界顶尖豪华车的标准。”首次明确了红旗的新调性。

为了更好地把握,徐留平调了原长安铃木常务副总经理况锦文调任一汽集团,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任红旗营销服务部部长,进一步加强红旗品牌建设,据悉后来调入红旗的高放就是由其领导。

此次长安福特销售副总岗位调入红旗的陈旭,此前有着丰富的渠道和销售管理经验。单从履历来看,陈旭的经历与高放类似,但是也有不同。相似的是都有渠道建设经验,不同的则是陈旭更侧重于营销工作,在长安福特工作期间也是长安福特高速增长的阶段,2016年7月调回长安本部。

舆论认为,调陈旭主导一汽红旗的销量工作,一来同出“长安系”,交流沟通更加顺畅,二来红旗品牌目前的销量表现也需要新鲜的刺激。

根据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4月红旗品牌累计销量仅为0.19万辆,月销量不足500辆,虽然同比增长43.5%,但是与3万辆的年销量目标相比,还有巨大的差异。根据目前的态势,红旗今年的销量突破1万辆都会是一个困难的问题。

徐留平此前公开表示:“红旗品牌目标是‘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销量目标是2020年10万辆;2025年30万辆;2035年50万辆。”

有分析人士对此评论,如果第一年的预计销量都难以实现,那么2年后10万辆的第一阶段性目标也就无从谈起了。

事实上,相较于前三次的复兴,这一次红旗品牌面临着最好的发展环境和机遇。

一方面,优发娱乐官网、智能化、移动互联等新技术给汽车产业带来前所未有的产业变革,给中国汽车品牌提供了品牌向上的机会;另一方面,自主品牌过去10多年的提升,让消费者对于自主品牌汽车有了更高的接受度,这些本质上都是红旗品牌复兴的有利条件。

徐留平调任一汽集团不到2个月时间里,便对一汽集团上下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尤其重视红旗品牌复兴与重建。例如他将红旗从一汽轿车独立出来,由集团总部直接运营,并调自己熟悉的老部下来直接负责红旗品牌,也是看中了红旗能够更好地作出成绩。

随着品牌独立,集团直管,红旗正努力地作出改变。但是研发效率低下、销售渠道单一、内部创新力不足等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有分析指出,红旗品牌不像高放或陈旭当年所处的合资品牌初创阶段,虽然目前由集团直接负责,但是其研发体系、硬件设施等资源本质还是与以前区别不大,更关键的因素是无论况锦文、还是高放又或者如今的陈旭,此前都没有过从事豪华品牌的经验。

因此,陈旭能否顺利度过转正期,渠道数或许不是最终考核的指标。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
关联红旗